在57位筑路战友的埋骨之地 他们守护了整整32年

在57位筑路战友的埋骨之地 他们守护了整整32年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这首从前耳熟能详的歌曲,现在在新疆有这么一群退伍老兵一唱起来就会呜咽——  在57位独库修路战友的埋骨之地,他们已看护了整整32年位于乔尔玛的独库公路修路英豪纪念碑。这片墓地三面环山,却人迹难至。  全长561公里的新疆独库公路,弯曲在天山山脉之间。这条现在被很多人称作“我国最美”的公路,构筑始于上世纪70年代。当年数千名解放军官兵用了10余年时刻,靠着钢钎、铁锤和雷管炸药,硬是在绝壁山崖上凿通了地道,在黄羊都望而生畏的达坂上修建了通途。  据不完全统计,在这场艰苦卓绝的奋战中,先后有168名官兵献身。为铭记英烈,独库公路乔尔玛段一侧接连建起了纪念碑和勇士陵园。但是,绝大多数英豪真实的埋骨之地并非在乔尔玛勇士陵园里。当年这168位官兵分属修路部队的三个建制团,他们献身后,遗体大多会被团部带回驻地安葬,或在野战医院邻近就地安葬。  不久前,在伊犁履行援疆使命的扬子晚报记者无意中得知,在新源县吐尔根的山间有一片当年解放军某团在此构筑独库公路时留下的墓地,其间掩埋着57名勇士的遗骸……地上这片杂草要不了几个月就可长至及腰。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刘孝浦  拍摄 杨恒国  一个不为人知的墓园,一群老兵看护了32年  从伊犁驱车到吐尔根乡,大约3个小时旅程。可记者一行在乡间寻觅那片墓地的时刻,却远超于此。  凭仗仅知的头绪,咱们在卫星导航地图上查不到任何关于墓地的记载和坐标,问了当地媒体的同行,得到的答复是“没传闻过”;电话咨询在当地机关作业的一位熟人,他也一头雾水,主张咱们向县退役军人业务办理局打听一下;该局负责人告知咱们,的确有一座勇士墓园,并在电话里给出了具体位置。遵其所嘱,咱们在公路旁边的一片玉米地旁,拐上一条坑洼的田边小道驱车上山,沿着高低又狭隘的山道一路披荆斩棘,成果找到的是一片私家墓地。邻近一位放牧的白叟,带咱们爬上了一座山顶,往东一指,远处那座勇士墓园出现在了咱们的眼前,它就静静地位于在三面青山的环抱之中。  轿车怎样开曩昔,白叟说他也不知道。咱们决议弃车步行下山,翻越一片牧民的牧场,再登上对面的山沟。途中咱们遇到了两位热心的哈萨克牧民,他们传闻咱们要去对面的墓园,就自动开着摩托车引路,把咱们带到了一户哈萨克牧民家宅院的栅门门前。叫开院门,穿过这户人家的宅院,咱们总算来到了这座简直无路可通、孤岛一般的勇士墓园的门前。  慢慢推开墓园的铁门,迎面是一块巨石凿成的纪念碑,上面写着“为构筑天山独库公路献身的英烈万古流芳”,18个大字鲜红簇新。咱们去山间采摘了一捧不知名的白色野花,默默地摆放在纪念碑前,肃立向勇士们三鞠躬。  施工者是谁?这么一座简练又严肃的墓园为何不为人知?修建墓地的人怎样不修条路, 哪怕是一条碎石铺成的小路?带着满腹疑问,咱们来到了新源县退役军管局。一位负责人告知咱们:“这座墓园属武警部队办理。几十年来一向由一群留在新源县的退伍老兵看护着。”这位负责人帮咱们联络了退伍老兵中最年青的“小兵”包代贤,包代贤又找来了一群热心的战友:俞振民、陈佰军、马宏、童介元、马俊和……  他们都是原工程兵168团的兵士,建造独库公路时,营地就在离新源县不远的山上。而解放军155野战医院就在该县吐尔根乡的一座山脚下。施工中,不论是遭受雪崩、塌方、泥石流,仍是排炮挂彩、坠崖遇险的,只要是168团的兵,都要送到这儿来抢救。而不治身亡的战友,就被安葬在医院后边的这片山沟里,天长日久,便有了这么一座墓园。  1987年独库公路全面建成后,部队和野战医院都撤走了,工程兵168团一些老兵士也接连退伍了。部队撤走的第二年,在新源县刚立住脚的几位老战友相约到吐尔根给献身的战友上坟,发现墓园由于无人办理已变得一片荒芜,不少坟茔被牛羊踏平,石碑被踩倒,木质的石碑已迂腐、水泥石碑也已破损……眼前的这番情形让我们都流泪了。他们为献身的战友从头撮土为坟、立碑为志,并相约每年清明都来上坟祭拜。这一约,就坚持了32年。  32年不扔掉、不扔掉,感天动地  为让献身的战友能够真实地安眠,俞振民、包代贤等几位老兵决议“找部队去”。但此刻阅历了1987年、1997年、2005年三次大裁军和相应的体系编制调整,参加独库公路建造的原我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修建168团,编号已先后更改为解放军基建工程兵00一二三部队、基建工程兵113团、武警部队交通第六支队,现为武警交通部队第八支队,驻安徽合肥。老兵们曲折找到了部队首长,反映了墓园亟待补葺的状况。2011年部队出资并专门派人来墓园构筑了围墙,2013年又拆除了早已破损不胜的老旧纪念碑, 从克拉玛依运来一块巨石,为墓园从头立了纪念碑。  牛羊进不来了,墓园里的杂草却疯长起来。已在新源县财政局作业的包代贤就上山除草,接连三年不间断。2015年包代贤下基层担任了作业队队长,作业越来越忙,他就花钱请人协助除草。这群老兵32年对墓园的看护,32年不扔掉、不扔掉的使命感和战友情,深深地感动了部队官兵。2019年8月,部队派人对墓园进行了大修整。  让亲人能找到英烈的坟,让英魂能找到回家的路  艰苦的年月已成曩昔,独库公路上已充满了欢歌笑语,吐尔根墓园里的57位修路英烈就静静地躺在这儿。他们好像早已习惯了不被人知晓,就像他们生前都喜爱的那首流行歌曲唱的那样:“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可他们的战友们一刻也没有忘掉他们,特别是留在新源县的这些老兵们,他们平常能够相互不走动,一说要为献身的战友上坟、修墓,就像是听到了集结号,谁都不会落下。  由于前史原因,墓园里不少英烈的亲人原先也并不知道他们葬在这儿。新源的许多老兵一向都在想方设法联络献身战友的亲属,自掏腰包为安葬在这儿的战友寻觅亲人。记者问及这些年老兵个人为此出资的累计金额,简直每个人都说:“算不出,也不用算!”  在168团的退伍老兵中,除包代贤、陈佰军、马宏等在政府部门供职,俞振民运营着私家诊所,有着安稳的收入外,其他人不是在新源县城打工,便是在乡间务农,他们为勇士陵园所做的一切,令人动容。  和长逝在墓园里的战友相同,在阅历了艰苦的施工检测和恶劣的环境折磨,完成了国家交给的艰巨使命后,168团的退伍老兵们,没有人伸手向国家要什么荣誉和福利,他们自谋职业,据守在这片英豪的土地上,陪伴着献身的战友,持续以“不畏艰险、不怕献身、甘于贡献”的独库修路精力,书写描绘着自己生射中应有的那份绚烂。  “天涯海角,不管是哪里的人,到了新疆就成了新疆人,有着新疆人质朴的特性、仁慈的质量和真挚的品格。”  终身好像只知道贡献的退伍老兵童介元告知记者,他最想要的,便是身后能和战友葬在一同。“当然这应该不太可能。”他说他最忧虑的,便是将来他们不在了,假如部队又被削减或改制,还有谁能记住这些献身的战友、关怀这片墓园。他们现在做这一切的意图,便是要让战友的亲人能找到英烈的坟,让战友的英魂能找到回家的路。